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试用 >

『借腹生子』生出一樁命案 帶血的鑰匙露出馬腳

时间:2021-10-2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東北網11月23日訊 11月18日,記者在雙鴨山市看守所見到了涉嫌殺害老板情人的王鳳吉。穿著一件淡黃色的馬甲,戴著一副手銬,王鳳吉被看守所的警察帶進了訊問室。

  說起替老板殺害『情人』的案子,王鳳吉一臉無奈。他說自己天生就乾不了『殺手』的活。對卷入這起殺人案,他說自己十分悔恨,但現在一切都晚了。『我知道,殺人是要償命的。』王鳳吉說。

  當時失業在家的王鳳吉無事可乾,他聽說以前的煤礦老板楊玉貴(以下稱老楊)又開了一座煤礦,他想到老楊的煤礦找活乾。

  王鳳吉早就與老楊相識,王鳳吉的父親雙腿截肢,就是在老楊的煤礦當班時出的事。王鳳吉後來就到父親出事的煤礦當工人。說是煤礦工人,王鳳吉下井的時候並不多,老楊讓他當『大班長』,負責處理煤礦上的一些雜事。那時候老楊承包的礦,裡裡外外的事情很多,王鳳吉把這些事處理得很好。『那時候,老板挺照顧我,我手頭緊的時候,找他借錢,他沒拒絕過,借了很少還,老板也不要。所以,覺得老板是個講義氣的人。』王鳳吉說。

  2001年,老楊承包的煤礦被關閉了,王鳳吉也就失業了。他到很多煤礦打短工,但收入不足千元,家裡生活艱難。王鳳吉的妻子也沒工作,他的女兒在上小學,全家的生活擔子全壓在了王鳳吉身上。

  今年2月,當王鳳吉再次找到老楊的時候,老楊也很為難。因為當時老楊的煤礦並不缺人。『後來,老楊跟王鳳吉說他的情人總是纏著他不放,要是王鳳吉幫他把情人做掉,事成之後王鳳吉將得到10萬元。

  王鳳吉心裡七上八下的,但最後還是答應了。『10萬元,這對我來說,就是一筆巨款啊!』王鳳吉隔著看守所的鐵欄杆對記者說。

  為什麼要找王鳳吉處理他和小穎的事,老楊對記者說,當時自己很苦惱,為了找人『借腹生子』他認識了護士小穎。2006年10月,老楊讓小穎辭去了工作,在家專門做全職太太。不久,小穎懷孕了,但老楊只高興了兩個多月,小穎卻流產了。這讓老楊十分沮喪。後來等了很長時間,小穎也沒有懷孕的跡象。因此,就發生了後面的事。

  王鳳吉從老楊那得到了5000元錢,他還了1000元外債,把剩下的4000元錢交給了妻子張立梅。這個罪惡的計劃令王鳳吉妻子很擔心,但她並沒有表示反對,這使王鳳吉在不歸路上越走越遠。

  到底如何殺掉老楊的情人,王鳳吉心裡還是沒底。他拉著妻子張立梅一起去跟蹤老楊的情人。

  老楊的情人小穎案發前住在雙鴨山市尖山區七馬路的一棟住宅樓的七樓,平時很少外出。王鳳吉說,他接到了老楊打來的電話,老楊說他的情人正去五馬路一家浴池的路上,老板描述他的情人『個子高高的,將近一米七。人比較胖,穿一件白色半截風衣。』王鳳吉便守在五馬路浴池的外面等著,看到一個穿半截白色風衣的女人從浴池出來,他一路跟到七馬路某小區的樓下。這期間王鳳吉給老楊打電話,向老楊通報他看到的女子的體貌特征,老楊確認王鳳吉跟蹤的人就是他的情人小穎。

  經過幾次踩點,王鳳吉發現,小穎居住的小區是雙鴨山市的一個繁華地帶,平時過路的人很多,想在路上下手並不容易。特別是小穎身材高大,人又比較胖,要真是在路上動起手來,他還未必能成功。所以,王鳳吉遲遲沒有動手。第一次謀殺沒有成功

  5月8日20時左右,王鳳吉帶著一把尖刀和妻子來到小穎所住的小區。根據事先得到的信息,小穎當時沒在家,王鳳吉把妻子留在樓下,自己進樓埋伏,等著小穎回來。

  小穎住的那棟樓共8層,小穎住在7層。王鳳吉跑到7層和8層樓梯的平臺處等著。借著樓外的光亮,王鳳吉留意著樓下的動靜。不久,小穎終於出現了。隨著小穎腳步的臨近,王鳳吉心跳也加快了,他戴著一雙白手套,從8層向下走,小穎從6層向上來,兩個人在7層樓梯處碰了面。小穎突然看到王鳳吉戴著一副白手套從8樓下來,『媽呀!嚇我一跳!』小穎脫口喊出了聲。王鳳吉手嚇得直抖,沒敢拔出刀來,而是隨口回了一句,『你還把我嚇一跳呢!』邊說邊往樓下走。

  6月24日,老楊打電話給王鳳吉,說這次怎麼也得下手了。為了保險,老楊在鑰匙店配了一把小穎住房的鑰匙,讓王鳳吉直接進屋動手。

  6月24日晚上,老楊與一位姓劉的朋友前往山東省海陽市。當晚,王鳳吉接到老楊打來的電話,叫他第二天上午去小穎住處,把小穎乾掉。

  6月27日,是雙鴨山市集賢縣興安鄉大集的日子。小穎約了一位女友,早上3時就乘車去興安趕集去了。據小穎的大姐介紹,小穎知道老楊和老楊的母親喜歡吃鴨蛋和鵝蛋,特地去鄉下買『笨鴨蛋』、『笨鵝蛋』。這次買了很多鴨蛋和鵝蛋,小穎和女友好不容易纔把蛋弄到樓上來。然後小穎的女友便上班去了。小穎感覺累了,坐在床上休息。

  老楊那天醒得很早,連著給小穎打電話,可是小穎早上忘帶手機了,老楊的電話一直沒有撥通。後來老楊給小穎的女友打電話,纔知道小穎沒在家,老楊給王鳳吉打電話,讓王鳳吉先去家中等。

  6月27日9時,王鳳吉與妻子來到了小穎住處的樓下。王鳳吉接過妻子手裡裝有尖刀的挎包,讓妻子先在樓下等著,他自己戴上手套上了樓。

  因為有老楊配好的鑰匙,王鳳吉很快進了小穎的房間,本以為小穎不在家,開門一看卻發現小穎正在屋裡打電話。小穎見一個陌生人闖進屋來,嚇得大叫起來,王鳳吉舉刀便刺,小穎邊喊邊與王鳳吉奪刀。搶奪中,王鳳吉的右手被自己的尖刀割破,但紅了眼的王鳳吉向小穎猛刺,小穎的頭部、面部、胸部、背部先後中刀,小穎倒在了血泊中。但口中還在呻吟喊叫,王鳳吉用身邊的電風扇底座又向小穎的頭部猛砸,直到小穎氣絕纔罷手。

  6月27日上午,住小穎對面的住戶從外面回來發現小穎的房門虛掩著,到了11時,他再出門的時候,門還是虛掩著,這讓他產生了懷疑。他便拉開小穎的房門,剛進屋便發現小穎倒在血泊中。他趕緊退出門給房東打電話,讓房東立刻報案。

  雙鴨山市公安局尖山分局向陽派出所民警最先趕到了現場,發現被害人已經死亡,民警立刻向尖山公安分局匯報。尖山公安分局刑警馬上趕到案發地點。公安人員發現,被害人的房門沒有被撬的痕跡,在被害人的血泊中,還發現了一把新配的鑰匙,這說明有可能是熟人作案。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被害人小穎曾是雙鴨山市某醫院的護士,2006年10月辭職後,一個人住在這棟租來的房子裡。警方隨後調查發現,小穎近兩年與一位姓楊的煤礦老板來往密切。但案發時,與小穎來往密切的老楊卻不在雙鴨山市。

  6月27日夜,老楊乘飛機連夜從山東趕回,6月28日早上來到了尖山公安分局,老楊一陣痛哭後,承認小穎是他的情人,他們感情很深,他希望公安部門為他保密,並盡快破案,抓到凶手。開始,大家也曾懷疑老楊,但沒有證據顯示老楊與這起案件有關。後來,警方發現老楊有兩部手機,一部手機曾用了一張非常隱秘的手機卡,這張手機卡顯示,手機卡上的號碼只與一個電話號碼聯系,在案發前後,兩個號碼多次通話。經過查證,與老楊手機電話卡頻繁通話的人叫王鳳吉。

  6月29日,王鳳吉與妻子被警方抓獲。王鳳吉很快供述了案件的經過。在王鳳吉家中找到了被害人的項鏈,挖出了埋在廁所旁邊的作案尖刀。當天,老楊、王鳳吉、張立梅因涉嫌故意殺人被刑事拘留。8月5日,3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殺人罪被雙鴨山市檢察院批准逮捕。但記者在看守所見到犯罪嫌疑人老楊時,他卻否認了策劃殺害小穎的事。(文中被害人小穎為化名)

上一篇:乳房发育不平衡是怎么回事_39健康网_女性
下一篇:官方回复:京沪二线津潍段最新消息!